小品剧本

2021-01-10

  小品剧本范文(一)

  画外音:(男声)春树秋霜图

  主持人:他怎么这么渗得慌~春树秋霜图?他们给的第一个提示是春树秋霜图!有没有朋友知道?有没有?好像有点眉目了!具体是不是让我们再来听一下第二个提示

  画外音:(女声)我的第二个提示是一副对子!

  主持人:一副对子!会是什么对子呢?让我们来听一下!

  画外音(女声)上联是十口心思,思君思国思社稷!这下联要让你们对喽!

  主持人:十口心思,思君思国思社稷下联谁知道呢?什么?八目共赏,赏花赏月赏秋香!来!让我们请出这位朋友!你怎么对上这个对子的呢?

  观众: 你脑子不缺根弦吧!?

  主持人:什什什什什么?(摸脑袋)

  观众:唐伯虎点秋香何人不知何人不晓!除非你缺心眼儿!

  主持人:缺心眼儿?(后退一步)

  观众:都说那秋香乃世间罕见之美女!唐伯虎也是英俊潇洒,风流倜傥,你也别在这罗嗦了!快点叫出来让我们大家看看吧!

  主持人:好嘛!这词说得比我还溜呢!你把我词说了我说什么亚!好吧!既然是这样,那我也就不啰嗦了!下面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的第一组选手唐伯虎、秋香!

  (音乐起,秋香和唐伯虎连蹦带跳上台)《运动员进行曲》

  主持人:停!别再跳了!再跳!我的舞台就塌了!知道的说你们在这表演呢!不知道得还以为你们刚从神经病院出来呢!(二人停下来)先给我们的观众朋友们做一下自我介绍吧!

  唐伯虎:偶就是英俊潇洒、风流倜傥、放荡不羁、美貌与智慧并重,英雄与侠义化身的唐伯虎!(吸一口气)该你了!(倒)

  秋香:小女子乃华府四香之首,人人夸我冰雪聪颖、温柔善良、闭月羞花、赛过西施!(放电)(众人鼓掌,吐)咳!

  主持人:秋香姐好像有心事呀!是不是担心赢不了大奖呀!

  秋香:你这个人真是俗!简直俗不可耐!

  主持人:我俗?我俗?我这么幽默这么帅!

  秋香:蟋蟀!

  主持人:这么可爱!

  秋香:可怜没人爱!

  主持人:还有一张犹如天使般的面孔!

  唐伯虎:只怕兄台是天上的狗屎吧!

  主持人:你…我…你…

  秋香:你什么你?我什么我?

  主持人:(低头)见过那不要脸的,没见过这么讨厌的!

  唐伯虎:多谢夸奖!

  主持人:我什么时候夸你了!

  唐伯虎:你不是在赞叹我讨人喜欢百看不厌吗?

  主持人:天呐!我怎么碰到这么两位~

  唐伯虎:秋香姐最近碰上一个非常难对的对子,就连我唐伯虎都甘拜下风呀!听衡水的朋友们说,你是才华兼备,孔子曰:"三人行,必有我师焉",故特向主持人你来请教一番~

  主持人:什么对联这么有水准?连身为江南四大才子之首的你都对不上来!

  秋香:他的上联是在上不是南北!

  主持人:这还不好对呀!我给你对下联:在下不是东西!

  观众:看出来了!

  主持人:嘿!他们俩合伙那我找乐子呀!骂我不是东西!得得得!这搞文学的能耐也就只能体现在这了!竟欺负人!我不和他一般见识!咱是谁呀!21世纪的高素质人群!观众的眼睛雪亮的!谁傻谁呆一眼就能明了!这位朋友恭喜你答对了!请到我们台下领取一件精美而又实用的礼品-金色年华牌防臭鞋垫!

  观众:好吗!这年头金色年华也出防臭鞋垫呀!(边下边嘟囔)

  主持人:好我们的第一组选手呢也可以到台下休息一下,稍候来参加我们的第二轮比赛!

  秋香:伯虎!你不是给主持人准备了一份礼物吗?还不拿出来!

  唐伯虎:对对对!还是秋香姐的记性好!

  主持人:呦和!还给我准备礼物呀!什么礼物呀!(美)

  唐伯虎:(白痴像,抒情)想当初我的fans,为了求得我一幅字画,竟然没日没夜等在我的别墅(野)外,最后终于……

  主持人:拿到了?

  唐伯虎:冻死在了街头!好凄惨的嘞!当我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,我的心呐拨凉拔凉得!今天来到才子佳人大笔拼的现场,实在是激动万分呐!我听说主持人你也是个爱好书法的!我唯恐你一激动,从舞台上跳下去,砸伤我最最亲爱的观众朋友们,所以一早就准备好了一幅字送给主持人你!

  主持人:(接过字画)我块头儿很大吗?能砸伤人?(对观众)哇!这可是唐伯虎的真迹呀!可值老鼻子钱了!有了它我就不用再辛辛苦苦的挣钱了!!哦!真是谢谢!谢谢呀!

  唐伯虎:不客气!主持人!那我们就先退下了!你慢慢的欣赏吧!啊哈哈哈…(摇着扇子,拉着秋香下)

  主持人:唐伯虎的真迹啊!(藏到屁股后面)这里不会有抢劫的吧!不会有小日本在吧!!这可是国画!我那么爱国,就是死我也不能把这个给他们呀!嗯!今天来得好像都是朋友!好!既然是这样!那么现在我就和朋友们一起分享一下唐伯虎的真迹。打开纸张,大声念到:

  暗梅悠闻花,卧城都恨低

  遥闻卧似水,易透达春绿

  暗似绿,暗似透春绿

  好诗!真是好诗呀!

  韦小宝:就这还好诗呢!

  主持人:何人在此胡乱言语?

  韦小宝:你仔细念念那首诗!大声地念!使劲的念!

  主持人:暗梅悠闻花,??怎么好像不太对劲儿呀!暗梅悠闻花,俺没有文化,卧城都恨低,我程度很低?遥闻卧似水,要问我是谁?易透达春绿,一头大蠢驴。暗似绿,俺是驴?暗似透春绿!俺是头蠢驴??哇呀呀呀!又被算计了!真是气死俺也!(撕毁字画)老虎我不发威,他当我病猫呀!那什么!大忽悠!大忽悠在没?我要拜你为师!

  韦小宝:别嚎了!本爵爷的耳朵都快被你振聋了!不如这样你给我500万两黄金,我收你为徒!

  主持人:500万两黄金!您还是把我给买了吧!不是〉?您又是哪位呀!

  韦小宝:阿呆!你这头蠢驴!连我都不认识!虽然我没有英俊潇洒、玉树临风,风流倜傥,但我有广阔的胸襟加强劲的臂弯……

  主持人:韦小宝!

  韦小宝:(扇子当在胸前)正是陛下!

  主持人:(东找西找,转过身去)麻烦你在我的背上签个名!

  韦小宝:哦?难道你是我的忠实粉丝?

  主持人:韦哥!您的大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!我对您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……

  韦小宝:(向天呼应)天哪!真是海内存xx天涯若xx!我韦小宝竟然也会有如此猪头的粉丝!真是造孽呀!不过还是低调点的好!我今天可是来参加才子佳人大比拼得!只要你把那个奖杯给我,我就在你的身上哪怕是你家的墙壁上写满我的大名!都是小

  CASE!

  主持人:合着你是冲着我的奖杯来的呀!我就说你哪有那么好的心呀!那你的女伴呢!

  韦小宝:建宁公主!???建宁!你个贱东西,快点给我出来!否则我可出招了!化骨……

  建宁公主:(傻痴痴的'走上台,围着主持人一圈圈的转,然后捏住主持人的脸)你就是主持人呀!让我听听你的心跳!(耳朵贴在主持人的胸口)哇噻!

  主持人:(吓得跳到一边)你你你!你想做什么!

  建宁公主:小宝!他是活人哪!

  主持人:我晕!我不是活人难道是死人不成!

  韦小宝:建宁!说你是贱宁,还真够贱的!你那个犯贱的毛病能不能改一下呀!竟给我丢人现眼!小心我的化骨绵掌!

  建宁公主:(手指着)小桂子!你敢碰我一下!我就叫皇帝哥哥抄了你的家!

  韦小宝:(拉下建宁的手,温柔的对建宁)不要玩儿了!这么多人在场,给我点面子呀!你小心回去以后龙儿阿柯会把你打成乌子鱼呀!

  建宁公主:乌子鱼!??嗯!那好吧!为了不让自己变成乌子鱼,我就忍着点吧!

  主持人:喂!喂!喂!摆脱不要把我和观众朋友们当成透明人好不好呀!

  韦小宝:不好意思呀!主持人!我们家的这个贱宁实在让人头疼!刚才给你添麻烦了!不过现在我已经帮你教训过她了!她绝对不敢造次了!

  主持人:恩??不对!我听说你进阎王殿了呀!又怎么能站在这里?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是谁?

  韦小宝: 事情是这个样子的!(唱)太阳出来我爬电杆,爬上电杆我想模线,一摸摸到了高压线呀!把我送到了阎王殿,我给阎王点根烟,阎王封我做神仙,做了一年又一年呀,终于回到了人世间!

  主持人: 好!编的不错!

  韦小宝: 什么叫编的不错呀!一看你就没水准!这怎么能叫编的不错呢!

  主持人:那应该…

  建宁公主:嚎的不错!

  韦小宝:AI!

  主持人:啊!还不如我那句!

  韦小宝: 沉默啊沉默!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!但是我韦小宝是绝对不会灭亡的!所

  以就只好…化骨绵……

  建宁公主:小贵子!皇帝哥哥!……

  韦小宝:(捂住建宁公主的嘴巴)别叫!千万别叫!以免扰民!(悄悄的对建宁)我错了!我错了还不

  成嘛!那什么主持人!咱们赶快比赛吧!

  主持人: 那好!那就请二位到后面稍作休息!……

  韦小宝: 男子汉大丈夫!岂能藏在帐后!快快给俺请出来!也好让俺也见识见识那所谓的风流

  才子唐伯虎!

  主持人: 可是我的比赛规矩!……

  建宁公主:规矩是人定的!在主持人这个行业当中,你也算是中老年人所青睐的对像了!难道连这点小事都做不了主吗?

  主持人:好吗!我这一下子有成了中老年人所青睐的对像了!谁说我没有这个权利!既然你们相当场对峙!那我就破例一次!观众朋友们!麻烦请为我鼓鼓掌!(倒吸一口气)否则我心虚!好!现在我宣布马上进入我们的第二个环节!才子-佳人-大比拼!有请唐伯虎秋香!

  唐伯虎:朋友们!我小唐唐又回来啦!谢谢谢谢!(众人皆吐)

  主持人:都几百岁的人了!还小唐唐呢!我先问一下你们打算怎么比?

  韦小宝:听闻唐伯虎的眼神

  可是杀死所有少女。今日我倒要见识见识!所以我第一个要比的是眼神!(唐、韦二人眼神相对,音乐起《将军令》上下左右,行动则神不动)

  (一会儿,二人相互推后几米)

  唐伯虎:(揉眼睛)我靠!世界上居然会有人比我的眼神还毒!真是气煞我也!秋香姐我先一边生会气!你来给我顶着!(跳到一旁)

  秋香:韦小宝!你欺人太甚!居然气得我家相公,逃跑!

  主持人:(对观众)那是气得吗!?(对台上选手)我说二位比赛归比赛,千万别打起来了!

  韦小宝:这怎么好意思(xi)呢!我韦小宝向来是怜香惜玉亚!人人皆知的呀!

  秋香:(手叉腰)让你的女伴和我对!

  韦小宝:她!不要了吧!

  建宁公主:小宝!没关系!我跟他比!也让你好见识见识我新学21世纪流行之巅!

  主持人:听意思是要比本事!

  秋香:听我的!

  主持人:这是要唱!

  秋香:(唱《说唱脸谱》)这一天我们报名来参赛,来到这舞台上面环环败,红白黄绿蓝栗气得我,一边唱一边喊!哇呀呀呀呀好想把你揪吧揪吧摁到在舞台!

  主持人:别打起来了!

  秋香:(对着建宁公主)唐寅的诗画美名传,唐寅的武功如神话,唐寅的豪情唐寅的幽默唐寅的才智顶呱呱……哇……(SHE《中国话》)扁担宽板凳长,扁担想绑在板凳上,板凳不让扁担绑在板凳上,扁担偏要绑在板凳上,板凳偏偏不让扁担绑在板凳上,到底扁担宽还是板凳长。哥哥弟弟坡前坐,坡上卧着一只鹅,坡下流着一条河,哥哥说宽宽河弟弟说白白的鹅,鹅要过河河要渡鹅,不知那鹅过河还是河渡鹅。哎呦憋死我了!(对建宁公主)怎么样?贱宁公主!我流行歌曲、戏曲、快板儿三种本事集于一身!

  建宁公主:(手叉腰)你给我等着!(气呼呼的下台)

  主持人:唉唉唉!别介呀!哎呦我的妈了个妈亚!这可咋整呀!可肯定是叫人去拉!我这舞台非得给她们拆了不可!

  韦小宝:以我对建宁多年的了解,我敢打包票,他绝对不是叫人去了!

  (建宁公主换老太太装上台)

  建宁公主:嘿嘿!大家伙都在…(摔一跟头)这什么破地亚!这么滑!

  主持人:这是防滑地毯!

  韦小宝:老太太您可得悠着点亚!

  建宁公主:嘿嘿!没事!我是谁亚!能有事儿!嘿嘿!瞅你那小样儿!下面有请著名国际级歌星我为大家演唱一首…歌(guo)歌曲的名字叫…(张大嘴)阿嚏!小草!

  主持人:头回听说有叫这名的!

  建宁公主:领会精神!你个不争气的东西!

  主持人:嘿!我不争气!

  建宁公主:(唱)没有花香呀呀呀我没有树高嗷嗷,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嗷嗷草哇(鞠躬,摔一跟头)嘿嘿!哎呀妈呀唱哪了?忘了!小嗷嗷草啊!小嗷嗷草哇!哇哇哇!大阪城姑娘你真漂亮啊!两根辫子粗又长!想念着好哥哥!心上人亚心上人!你到底在那里!不想吃饭不想喝水我只想你陪!那场梦里的约会!(张大嘴)春季里开花

  韦小宝:春季里开花

  建宁公主:十四五六

  韦小宝:十四五六!

  建宁公主:啊六月六啊六月六春打六九头!

  韦小宝:啊六月六啊六月六春打六九头!

  建宁公主:这个舞台简直叫我太难受!我张不开嘴我跟不上六,你说难受不难受你说难受不难受!(跪在地上摆造型)

  主持人:非常感谢两组选手的才艺展现!

  众人:那奖杯…主持人:这样吧!几位选手都是名人中的名人,总是这样吵吵闹闹的不太好吧!为了调整气氛呢!我建议你们合伙唱一首歌!然后我在宣布本次获奖的名单!

  韦小宝:那我们唱什么呀!

  主持人:你们自己商量商量!

  众人:(聚在一起商量)我看唱这首吧!不行!唱这首可以!@#$%&*

  唐伯虎:我靠!你还跟我没完了!再怎么说我唐家的功夫也是在兵器府上排列第一的!是不是不服呀!

  韦小宝:你爷爷个狗尾巴腿的!再怎么说我也是皇帝身边的小红人,想当初熬拜都被我打败了!难道我还会怕你不成!

  主持人:我晕!怎么又吵起来了!二位二位别吵千万别吵!

  唐、韦二人在舞台上大打出手!主持人前去劝架,不料却被击中晕倒在地!

  秋香:呀!主持人晕倒了!

  建宁公主:我听听有没有心跳!

  唐伯虎:还听呢!我说老兄你们家这位怎么这么爱听男人的心跳呀!

  韦小宝:废话!他不是叫建宁嘛!当然要比一般人贱一些了!这个都不懂!还江南四大才子之首呢!

  建宁!去把咱们家宝马给推上来去!

  唐伯虎:呦!款爷呀!还有宝马!

  (建宁公主推三轮车上)

  唐、秋:这个宝马呀!

  韦小宝:废话!还不快点把主持人放上去!

  众人扶主持人上三轮车,刚要走!主持人手机响了!

  主持人:(坐起来)喂!是我是!什么五指山免费五日游!(跳下三轮)好好好!当然要去了!这么好的机会!马上就到!(下场)

  众人:唉!我们的奖杯呢!(追随而去,只留建宁)

  建宁公主:唉!你们都跑了,让我一个人开宝马呀!小宝!我不会开呀!(对观众)那位可怜可怜我!咳!这位帅哥,请问你愿不愿意骑着我的宝马车去兜风呀!哎嗨!说你呢嘿!60岁的老大爷!别走呀!得了癫痫跑得还挺快!等我一会儿!一会儿我请你去吃拉面!(追其而下)

  小品剧本范文(二)

  人物:李木伢 三十多岁 子

  李木爹六十多岁 父

  赵彩云三十多岁民政局工作人员

  时间:春季

  地点:某小镇

  (摸奖现场喧闹声,高音喇叭播放:民政局养老助残有奖募捐马上开始,马上开始……

  李木伢气喘吁吁奔上。)

  李木伢:摸奖喔嗬!摸奖喔嗬!(手舞足蹈绊倒)哎哟,跌了个狗吃屎!咦,也好也好嘛,俗话说,

  屎里生大财,大奖等我来。好事好事啊。赶迟不如赶早,咬卵咬前截,去摸小汽车哟!

  (后台声:木伢,木伢哩!)

  李木伢:哎哟,是赵彩云!碰到个怨鬼哟,我不养老爹,与你民政局有屁相干那,硬是粘到我不放呀!

  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呀,老子来个‘荷叶包黄鳝’,溜了再说哟!

  (赵彩云上)

  赵彩云:李木伢,你这个猾头,象一条鱼样地浮一下头,就又溜了。平常找你呀,你东躲西藏,今天你也来

  摸奖,若不就这个机会做工作,又到哪去找你哟。你今天不答应养老子,我赵彩云就不放过你这小

  子!看你往哪里躲!

  (赵彩云下,李木爹上,肩上背一卷草绳)

  李木爹:卖草绳啵,卖草绳啵,哎,实在走不动,歇一下歇一下哟。

  (木伢上场,边数彩票,一边神气活现地迈着舞步走来)

  李木伢:啷个哩个啷,啷个哩个啷,彩票买了好多张,中个汽车我欢喜,中个摩托也相当。就只怕缺嘴咬卵

  空网过,担米换它个一捧糠。菩萨站起来管闲事,跟你磕头跟你烧香!

  (跪拜起来,踩住老爹草绳,跌倒。)

  李木伢:这个地方出鬼!刚才在这里摔一跤,现在又在这里摔一跤。

  (木爹抬头)

  李木伢:哎哟,还是这个老鬼在这里挡路哇,不看你上了几岁年纪,老子这个拳头……

  李木爹:呃,是木伢啵?伢啦,我人老眼花看不清,你年纪青青的,也不认得老子呀。

  李木伢:是你,哎呀,死老倌哪,活老子呀!你有福不晓得享,跑出来寻死窜魂呀!也想摸奖是啵?

  莫做梦啊,发财要命那。你也照照镜子,看看你那一付穷相嘛。

  李木爹:伢啦,我就是有那个命,摸奖也没有我的份哪。俗话说;放屁也要本,我哪来的钱摸奖啊。

  李木伢:看看看,装穷叫苦,塌我的面子。两块钱一张彩票,两块钱你也没有哇?

  李木爹:我病了几天,想买几粒感冒片都没钱啊。翻出一捆草绳子,想换两个钱。

  李木伢:你真是异想天开,这个时候大家都来摸奖,哪个还有心思买你的草绳子啊。

  李木爹;哎,木伢嘞,我病得这个样子,还是搬到你楼房里去住好吧?在老屋里住,只怕死了都没人晓得哟。

  李木伢:住楼房,你说的比唱的还好听!你要是死了,不还要吓到孙儿孙女哇。你不是喜欢清静吧 ,一个

  人单门独院,不正好养老哇。

  李木爹:那……那就给几块钱我诊下病好啵?

  李木伢:人家说养儿养个讨债鬼,我这个老子才真是讨债鬼啊。荷包里几块钱……

  (将钱摸出来一看,又放回口袋。)

  李木伢:给他买药干什么,还不如多买几张彩票。慢,哪一回摸奖,好象都是老的殘的穷的苦的中大奖,我

  老爹这个样子,说不定手气比我好。呃,老爹呀,我看不如这样,你这个病一时半会死不了人,倒

  不如拿我手上这钱去赌一下运气。

  李木爹:去摸奖?

  李木伢:对,去摸奖。中了彩,算是我孝敬你的。

  李木爹:我这双手,哪是中奖的手啊?

  李木伢:那倒说不定,单单这双手恰好中大奖!

  李木爹:中不了。

  李木伢:中得了。

  李木爹:一定中不了。

  李木伢:一定中得了。

  李木爹:伢嘞,实在是中不了喂 .

  李木伢:你是么意思啊?人家开张摸奖,也说个吉庆,图个口彩。你是缺嘴过河,破嘴直翻!叫你去摸个奖,

  又不要你出钱,你还推三阻四,哪是叫你上法场呀!你今天是摸也得摸,不摸也得摸!走走走!

  李木爹"莫拉莫拉,这草绳也没得地方搁呀?

  李木伢:这个能值几分钱,丢了丢了。

  李木爹:莫丢莫丢,几分钱也是钱啊。

  李木伢:好好好,我帮你夹到。这真是要牛打谷,替牛接尿啊!

  李木爹:伢啦,你看这许多人,么样挤的进啊?

  李木伢:你挤我推嘛。来来来,还怔到做什么?

  李木爹:莫推莫推,前头有小伢。

  李木伢:他大人不晓得招呼,要你扯卵蛋做么事!

  李木爹:哎哟,莫挤莫挤,这边有老人呐。

  李木伢:你哪是年青人哪!挤挤挤!

  李木爹:哎呀,裤带挤断了哟。

  李木伢;你哪就许多事!裤褊扎到不就行了。把手伸出去啊。

  李木爹:伸出去了啊。

  李木伢;拿到彩票没?

  李木爹:拿到了一张。

  李木伢:难怪叫你木爹,真是木头做的!叫你拿,你就拿一张呀。

  李木爹:好好,还拿一张。

  李木伢:快点出去哟。

  李木爹:我挤不动。

  李木伢:拉到我啊,真是没得鬼用!这两张彩票要是没中奖,看我么样和你算帐!

  李木爹:哎哟……

  (木爹跌倒)

  李木伢:又是么样?又是么样?

  李木爹:我累倒了啊。

  李木伢:真亏得你说,买两张彩票就累倒了。呃,多余的钱呢?

  李木爹:这几块钱就留我买药好啵?

  李木伢:你刚才这么一挤,汗都挤出来了,比吃药打针灵好多,买么事药啊。

  李木爹:那就买两个馒头吃好啵?

  李木伢:咦,两块钱到他的手里,硬是捨不得松手喂。你多大个人,哪象小伢上街样地,总想买东西吃呀。

  李木爹:伢嘞,(www.fwsir.com)我从早晨到现在粒米没下喉喂。

  李木伢:你真精喏,早晨在屋里不吃,留着肚子来吃我的呀。我好人都没饿,你病人哪就饿了。等到等到,

  开了奖,你那两张彩票要是中了头奖,不不,就是中个二等奖,我也带你下馆子,吃么事,随你

  点好啵?

  李木爹:我怕没有多好的时运喏。算了算了,不吃了,不吃了。喏,这两块钱,两张彩票给你。

  李木伢:你这是做么事啊?

  李木爹:我还是回去,自家煮点米汤粥喝下啰。

  李木伢:呃,回去不得,回去不得!这彩票过手就不灵喏,要不然,要你摸做么事?

  李木爹:我……我是等不得了啊。

  李木伢:等不得了也要等!

  李木爹:伢啦,你摸奖还要我陪绑呀!莫说我是老子,就是你是老子,今天我还是说走就走!

  李木伢:你不能走!

  李木爹:我偏要走!

  (李木爹拿起草绳欲走,李木伢扯住草绳,二人团团乱转)

  李木伢:你就走不成!

  (赵彩云上)

  赵彩云:你两个在拔河哇?放手放手。

  (李木爹放手,李木伢摔倒)

  李木伢:哎呀!

  赵彩云:莫装神扮鬼哟。木伢啦,我问你哟,是不是又在欺负老爹啊?

  李木伢:哎,有你这根硬棍帮忙撑腰,我还敢欺负老爹呀。我是……我是……

  赵彩云:到底是么回事啊?

  李木伢:我是想把老爹接到新楼房里去住几天啊。

  赵彩云:木爹,是这回事啵?

  (爹气喘吁吁,说话不完整)

  李木爹:是……是……

  (李木伢深怕老爹说出真情,急忙接话)

  李木爹:我说是吧。我对我老爹,总还是没见得吧。

  赵彩云:有孝心就好。你自家也有儿,你人也会老……

  李木伢:莫念咒,莫念咒!你关心我老子的问题,

  赵彩云:怎么样?

  李木伢:那当然没有问题。不过,我关心的摸奖的问题?

  赵彩云:啊,你也买了两张彩票?

  李木伢:买了啊。就连我老爹也买了两张呃。

  赵彩云:这还不好说, 马上摇奖,公告兑奖号码。

  李木爹:彩云姑娘,你就快点好啵。

  赵彩云:好哇。呃,这样好啵,看你木伢孝养老爹态度有了转变,这一次养老助殘有奖募捐,摇奖人选

  我就推荐你和你爹做代表。

  李木伢:我和我爹摇哇?

  赵彩云:三个人嘛,我也是摇奖人选之一啊。

  爹,木伢:好好好。

  李木伢:你也晓得说好,到底好在哪里啊?

  李木爹:我上去摇,时间就快些,我好早点回去啊。

  李木伢:你就只晓得回去,那个破屋你还没住够哇!你就不想想,我们上去摇,就多了一份中奖的机会呀

  !哈哈,中奖的命运就掌握在我们手里了啊!

  赵彩云:现在请公证人宣布摇奖人名单。

  (后台喇叭声:民政局养老助殘有奖募捐,现在开始摇奖。请一号摇奖人赵彩云,二号摇

  奖人李木伢,三号摇奖人李木爹上台。)

  李木伢:赵大姐,该你先摇奖啦。你一定帮帮我们的忙啊!

  赵彩云:木伢,帮不帮忙可由不得我啊。你看好。

  李木伢:先拨一个三,又拨一个三,再拨一个还是三!哎呀,头奖号码是三个三开头喂!我看我有没有,一

  张没有,两张没有,三张还是没有,哎,这一把彩票都没有啊。我这只手,真是摸屁股的手啊!老爹,快快,你的,你的拿来!

  李木爹:我的在这里啊。

  李木伢:哎呀,有种象种,一样的丑手,一样的丑手!哪里有三字开头的啊?

  赵彩云:你爹不是还有一张吗。

  李木伢:快拿来我看看。呀,这一张,这一张真是三个三开头喂!中奖了,中奖了啊!

  赵。爹:还有两个人没摇啊。

  李木伢:呀,我真是喜昏了头啊!好,我来摇,看我的!慢,等我念个咒看看。木伢木,好生拨,不拨个汽

  车,也拨个摩托!好,我拨啊!

  赵。爹:一个六,又一个六,还是一个六。

  李木伢:(看奖票,大喜。)也是三个六,也是三个六啊!中了啊,又中了啊!

  赵彩云:你爹还没摇啊。

  李木伢:快摇快摇!老爹老爹呀,这一宝就押在你身上了。千万出不得岔,千万出不得岔啊!

  李木爹:我……我没有把握啊。

  赵彩云:木伢,这个有奖募捐重在参与,你逼你爹做什么。

  李木伢:不逼不逼,我只是好想得这个头奖啊!爹,你运下劲,鼓下肚,千万莫想摇不到,心里只念有有有!

  集中意念,集中意念啊!

  李木爹:好好好,照你说的办。我运劲,我鼓肚……

  (木爹裤子脱落,木伢抢上系裤)

  李木伢:你这是搞么事,裤子也不扎紧!这台下许多人,出丑了吧,出丑了吧。

  李木爹:哎,伢啦,摸奖时裤带子就断了,我这肚子又饿,这不说落就落了啊。

  (李木伢赶上捂爹嘴)

  李木伢:好好好,没事没事,你摇你摇。

  赵彩云:木爹,开始摇奖吧。

  李木爹:好好好。

  赵,木:一个九,又是一个九,……

  李木伢:停停停!

  赵彩云:你这是为什么?

  李木伢:我看看我老爹这张彩票上的数字。333666999,哎呀,现在只要再摇一个九,头奖就到了手喂!几

  十万哪!几十万喏!

  赵彩云:倒也真巧,木爹,我也望你中个大奖呃,你摇嘛。

  李木爹:我来摇,我来摇!

  李木伢;你来摇,你来摇,吃根灯草,说得轻巧。在这个关键时候,你不好生磕两个头,下两个跪,菩萨肯

  照应你呀!

  赵彩云:木伢嘞,敬老助殘,菩萨才会照应。你爹才是活菩萨啊!

  李木伢:对对对,爹是菩萨,一定中奖,爹是菩萨,一定中奖!

  赵彩云:木爹,你摇。

  李木爹:好,我摇!

  (爹一用力,恰好把九翻上去卡住,成六字形立住。李木伢盯住六字,大怒。)

  李木伢:怎么摇成了六字,怎么摇成了六字啊!颈望长了,眼望黄了,脚筋都勾断了,到头来,一颗心掉到

  胯裆里去了。这张废票有屌用哇!

  (木伢丢掉手中彩票,赵彩云拾起交给木爹)

  李木伢:你这个老贼,你摇,你摇个鬼哟!我揍死你,我揍死你!

  赵彩云:你这是做么事?

  李木伢:做么事?好好的一部车子硬是被他摇掉了,几十万哪,数都要数好半天哪!说的都吓人哪!你,你这个老贼!也配做我爹呀!还想住楼房,茅房都没得你住的哟!

  赵彩云:中了奖就是老爹,没中奖就是老贼,你木伢也是个人呀!

  李木伢:我不是人,你是人好吧,反正你民政局有的是钱,这个老贼呀,归你们养起来。

  赵彩云:你真的不养?

  李木伢:真的不养,看你能吃了我!

  赵彩云:好好好,吃不了你。你先写个断绝父子关系的声明。

  李木伢:写什么声明,老子说话,板上钉钉,绝对算数!没工夫和你磨牙,我走路!

  (李木伢下)

  李木爹:说了中不了,中不了啊!

  赵彩云:老爹,你中了!你认真看看,那个九字是卡住了啊。

  (九字落下)

  赵彩云:请公证人宣布中奖号码,中奖人姓名。

  (后台高音喇叭声:头奖号码33666999,中奖人李木爹,中奖人李木爹。赵彩云抓住李李木爹的手举起来。李木伢喘吁吁奔上。)

  李木伢:中奖了啊!中奖了啊!彩云大姐在哪里?我来领奖啊?

  赵彩云:怎么,你也中奖了?彩票拿来呀。

  李木伢:在我爹那里呀。

  赵彩云:在你爹那里,就是你爹中奖嘛。你没听到公证人宣布,中奖的是李木爹呀,不是你李木伢哟。

  李木伢:摸奖的钱是我给的呀。

  赵彩云:在哪里给的,谁看见了?

  李木伢:我不和你争。我爹中的奖,还不是我的呀!我爹是我爹,我是我爹儿哇。大姐呀,诸位观众呀,领

  导哇,来宾哪,朋友哇!你们眼睛都是雪亮的啊,你们看看,我和我爹长得是一样吧?一个粑印里

  磕出来的吧?

  赵彩云:你们不是断绝父子关系了吗?

  李木伢:那是伢儿放掌屁,作不得数!爹和儿,这关系哪能说断就断了。

  赵彩云:老子说话,板上钉钉,绝对算数!这不是你说的吗?

  李木伢:那是气话。哪个不说两句气话呀。爹呀,你老人家莫见气,你不是肚子饿了吗,我去买几个刚出笼

  的,热乎乎的,肉皱皱的,一咬一冒油的大肉包子你吃好啵?

  李木爹:我不饿。

  李木伢:你不是从早晨到现在,粒米没下喉吗?

  李木爹:我气都气饱了啊!

  赵彩云:木伢嘞,你现在养不养爹?

  李木爹:怎么不养爹。养爹养爹。

  赵彩云:不仅养,而且还要孝顺!

  李木伢:孝顺孝顺喏。

  赵彩云;你这个人呀……

  李木爹:实在是信不过。

  李木伢:空口无凭,立字无据。由你民政局赵大姐定期督促检查好啵?

  赵彩云:督促检查只怕也没多大用处。你不孝养老爹,我到时候是打你呀还是骂你呀?

  李木爹:只怕是钱没到手,敬佛敬祖,钱一到手,当猪当狗啊。

  李木伢:那怎么会,那怎么会啊!你自家嫡亲的儿你都还信不过哇?要是这样,我就赌个血咒。天地过往神

  灵,我以后要是不孝养老爹,就雷打天顶,雨洒双脚,大风刮断我舌头根。这将总要得吧。

  赵彩云:好好好,你要不消做过景。木爹也请你放心,这个钱全部存进民政局里作为你的养老保险金。

  李木伢:你这不是想吞我的钱吗?

  赵彩云:你听到,由民政局月月送养老金上门。你要是孝养老爹,将来剩余的钱继承权归你,你要是不孝顺

  呢,哼哼,只怕一个子儿都莫想!木爹,你同意啵?

  李木爹:彩云那, 你真是包青天哪!这个案断得好,断得好啊。

  赵彩云:木爹既然同意了,木伢怎么说?

  李木伢:我还能不同意吗?

  赵彩云:既是这样,老爹你愿意养啊?

  李木伢:养啊。

  赵彩云:孝顺啵?

  李木伢:孝顺啊。

  赵彩云:那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?接你爹回去啊。

  李木伢:爹,我扶你走。

  赵彩云:你爹这个样,他还能走哇。

  李木伢:这里又没有车啊。

  赵彩云:没有车,你不晓得驼哇!

  李木伢:好好好,驼驼驼!哎,不是为两块钱,我受你这个冤枉气!

  (木伢驼爹)

  赵彩云:木爹,好走啊。

  李木爹:好好好,多谢多谢了啊。

  (台后:木伢,恭喜你中头奖啊,摸了个么奖品啊?

  李木伢:哎,我……我摸了一个爹啊!

  剧终

  小品剧本范文(三)

  人物

  齐声:工商局科长

  齐妈:齐声妈妈老干部

  金医生:宠物医院老板医生

  (幕启

  (齐声家中间摆设一沙发饭桌上准备了饭菜

  (金医生上手提一瓶酒敲门

  金医生:(兴奋地)齐声,齐声!

  齐妈:(上开门)哟,你这小金,金医生,哎,是金老板,看你疯的,今天怎么了?还买了酒。

  金医生:大妈,恭喜,恭喜,我们的老同学有喜事了,我们的梁科长,要升副局长了!

  齐妈:你,你是从那听来的?

  金医生:大妈,这都传遍了。我是特来贺喜的。你看,从小到大的老同学,来喝一杯!哎,大哥嫂子呢?

  齐妈:你嫂子出差了,你大哥,又有什么紧急任务,出去了!

  金医生:嗨,太认真了,太认真了!小心认认真真背扎针!

  齐妈:你们这些年轻人,又是小道消息,风风雨雨的,别犯了自由主义!

  金医生:谁犯自由主义了,我呀,还专门问了我们搞组织那位同学。

  齐妈:不会是地下组织部吧?

  金医生:那能呢,他呀,他,他说------已经安排上常委会了。

  齐妈:这要符合组织原则,不要当地下组织部长,乱传小道消息!

  金医生:嗨,不说了,不说了!大妈,齐声这个人,工作积极,业务熟悉,就是原则性强,不会擦鞋,到现在还只混个科长。

  齐妈:当个科长不是很好吗?你爸和我,不就是个科长到退休,一样为人民服务!

  金医生:嗨,嗨,像,太像了!一样一样有原则。好,好,我不说了。代沟,不可跨越的代沟。

  齐妈:你们要相信组织,做好工作,老实人不吃亏。

  金医生:老实人不吃亏,这年头老老实实就是没得吃。

  齐妈:小金,金医生!不是我说你们年轻人了,说话办事要认真!

  金医生:哎,大妈,不管怎样,这次我们的老梁科长,总算有出头了。

  齐妈:小金,你又瞎说什么了。坐下,等你大哥回来吃饭!

  金医生:升官酒不能不喝,我就等着喝这一杯。感情深,一口焖,感情浅,舔一舔。

  齐妈:小金啊,听你家老头子说你老喝酒,你是不是经常喝醉了?

  金医生:嗨,这年头,能喝半斤喝八两,这样的干部要培养。

  齐妈:小金,你们年轻人,讲话要讲原则,不能再这样玩世不恭!

  金医生:这┄┄

  (敲门声齐妈开门齐声上

  金医生:哟,老同学回来了,都等你吃饭了!

  (齐声入屋更换制服坐下

  齐声:嗨,今天查了黑窝点。妈,让您久等了!

  齐妈:这几年你老是说工作忙,我们等你都等习惯了!

  齐声:小金,好久不见了,近来生意好吗?

  金医生:是嘛,还好,上次我作东同学聚会你都没到,太不给我面子了。

  齐声:真抱歉,来,祝你生意兴隆,今天家宴招待,来,坐。妈,有酒吗?

  齐妈:这酒,小金带来的。

  金医生:老同学,我带了瓶你最喜欢喝的国酒茅台,(举杯)我今天祝你容升局座,升官不发财!

  齐声:什么,局座?这酒不喝了!

  齐妈:孩子,你这是怎么了?

  金医生:怎么了?我又不是你的管理对象,今晚又不值班,你的酒量我知道。难道你怕我沾了局长的光不成!

  齐声:这酒还是不能喝!

  金医生:这局长怎么一回来就摆开了架子!

  齐声:对,就冲着这话,我不能喝!小金呀,你刚才叫我什么来着?

  金医生:(旁白)这家伙,能喝八两喝半斤,这样的干部要小心!

  金医生:哦,梁,梁局长!

  齐声:对,就是冲着这话,我不喝。这局长,还没宣布,再说也可能当不成。

  金医生:怎么了,这不是铁板钉钉的吗!

  齐声:妈,您不是常教导我们,要说老实话,干老实事吗?

  齐妈:是的,做人做事,要有良心,要对得起百姓。

  齐声:可是,有时讲了实话,干了实事,是要吃眼前亏的。

  金医生:你怎么了?

  齐声:我把奇奇兽药厂的假药查封了。

  齐妈;这不是很好吗,秉公办事,就是要坚持原则。

  齐声:就是这样,我把市里的一位人物得罪了!

  金医生:呸,这个人,吃喝卡要不说,还尽给我们动物诊所出难题,压我们买他儿子的假兽药,我们同行都恨死他了。

  齐声:那你不是常说他是你的哥们吗?

  金医生:唉,假的。还不是为作生意。

  齐妈:这些人,难道不怕老百姓戳脊梁骨吗?

  齐声:妈,他放出风声,一定要找我的麻烦。

  金医生:那快疏通疏通呀,我可以帮帮你。

  齐声:疏通?

  金医生:嗨,还不是要去跑跑送送吗!这年头,不跑不送,降级使用。

  齐声:你又要乱来了,这是买官卖官,哼!

  金医生:老同学,你别死心眼了,这些年你就吃了这个亏。

  齐声:小金,你别说了,我不想听。

  金医生:大哥!

  齐声:我不想听!

  (众人无语齐声坐在沙发上沉思不语

  齐妈:孩子!

  (齐声不语

  金医生:老同学,你别生气,我们大家知道你是在老老实实做事。

  齐妈:孩子,你现在在想什么?

  齐声:妈,我是在想,小时侯您常给我们讲喝酒的故事。

  齐妈:讲喝酒的故事?哦,那是我的老首长,老领导,你的陈伯伯!他的酒量可大呢!

  金医生:他可是三步四步全会,喝酒一斤两斤不醉?

  齐声:你又瞎说了。他是长工,地里的活三步四步当然全会了。

  齐妈:他酒量可大了。他从前给地主当长工,那个地主是个酒鬼,为了克扣工钱,到年终总要找长工斗酒取乐,输了扣工钱。

  金医生:那假如是我,我就不去。

  齐妈:你?那地主会说的很。

  金医生:他说什么?

  齐妈:他说呀,咱东家跟大伙都是兄弟,感情深,一口焖,感情浅,舔一舔。

  金医生:啊,怎么跟我们说的一样?那,那长工就去了?

  齐妈:去了,去了就上当了!

  金医生:唉!

  齐声:陈伯伯来了以后,他不露声色干到年终,那地主来请了。

  齐妈:哈,那一次啊,那地主醉得三天三夜不起。从此,再也不敢用这个方法来克扣工钱了!

  金医生:真解恨!那以后呢?

  齐声:以后他参加了队伍,为穷苦人打天下了。他是战功累累,身负多处枪伤。

  金医生:他这么能喝酒,要赶到现在,陪领导喝喝酒,怎么也喝出个局长干干。

  齐声:小金,你住嘴!你知道吗,他在解放战争时期,就是我妈和你老爸的教导员了。

  齐妈:

  小金,解放后,他知道自己的身体再也不能适应部队工作,他想到的,不是向组织要待遇,他想的是怎样再为祖国建设做点事情。

  齐声:他放弃了授衔的机会,主动向组织上要求转业到地方,要求到山区林场当了个林业站长。

  金医生:到林区?

  齐妈:是啊,老首长,在那里一干就是十几年,生活是那样平淡,工作是那样平凡!

  齐声:妈,可是他就像高山上的云杉,高耸入云呀!

  齐妈:老首长!

  齐声:他干一行爱一行,有空就钻研植物学,临终前,写完了一本《林区植物志》。

  齐妈:他说这是一个老兵最后的报告。(翻开书)你们看,经过专家的鉴定,这本书记载的一些植物,填补了过去林区植物志的空白。

  金医生:(接过书翻看)大妈,老首长,还喝酒吧?

  齐妈:

  喝,他哪里戒得了哟!他在战争时期,风餐露宿,行军打仗,落下了风湿病,林区湿气重,得喝一小口白酒呀。可他为了节省钱编书,他是能喝一斤只喝一口!

  金医生:能喝一斤喝一口,能喝一斤喝一口┄┄(思索地)对,革命路上大步走。

  齐妈:革命路上大步走!

  齐声:妈,您说的陈伯伯的故事,我不会忘记!我会做好工作的。

  齐妈:孩子,妈相信你,来,开饭。

  金医生:大妈,您说的故事,我都记着呢!

  齐妈:你呀,心不定,尽是胡思乱想。来,吃饭,喝酒!

  齐声:妈!金老板,我敬你们一杯!

  金医生:老同学,你喝酒了?

  齐声:来,喝一杯!

  金医生:大妈,我建议,敬上你的老首长,我们尊敬的老革命,干一杯!

  齐妈:小金,你会明白的。

  (电话玲声金医生接电话

  金医生:喂,是我,------什么?太好了!大妈,哥,你们说那个大人物------

  齐声:他------怎么了?

  齐妈:哎,小金,你买什么关子,快说嘛!

  金医生:他呀,出事了!

  齐声:出事了?

  金医生:咱在市里的哥们来电话,说他利用职权收受贿赂,涉嫌买官卖官的事上级早就接到了举报,这一次调查核实了,把他双规了。

  齐声:每次调查都给他过了关,这次他过不了!

  齐妈:手莫伸,伸手必被捉,众目睽睽难逃脱。

  齐声:好哇,这为老百姓除了一害。

  金医生:老同学,那你的提拔又有希望了。

  齐声:看你,又瞎说了!

  齐妈:孩子,要相信组织,相信组织!来,喝酒!

  众人:(合)喝酒!干!(落幕)

【小品剧本范文】相关文章:

校园小品剧本02-02

学生小品剧本01-29

小学小品剧本01-27

年会小品剧本01-22

经典小品剧本01-08

面试小品剧本01-03

励志小品剧本01-03

环保小品剧本12-31

军旅小品剧本11-18

范文先生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