范文先生
导航

生病的权利

2019/12/5

  生病的权利

  高一(14)班  陈可惠

  夕阳斜照,放学刚到家的我看见油光鲜艳的晚餐边,有一杯热气腾腾的三九感冒冲剂,房间里不断传出轻微的咳嗽声,我蹑手蹑脚的走近问:“妈?”

  我的母亲回过头来了,她的面容如枯叶般憔悴,她的鼻子红的像个柿子,边上是成山的鼻涕纸,惨白的,令我有些不知所措。

  “感冒了?”我小心的试探。

  “没事,小感冒不打紧,我喝完三九给你盛饭。”

  “不……用了。”没等我说完,没等我让她休息一会儿,她匆忙的身影就离开了我的视线。

  母亲没什么文化,对我这个成绩相对不错的女儿,是视如珍宝的,家里大事小事没让我操心,可现在,这铁打的身子竟然病了。

  那一晚上我还是在担忧中度过的,其担忧她的身体,也担忧我的早餐,但转念一想明早的早餐就在早餐店凑合一下吧。

  伴随着清脆的闹铃,窗外仍然是彻夜通明的路灯,太阳上班真是越来越迟了呀,我顶着朦胧的睡眼,懒洋洋地打开房门,瞬间睡意全无,厨房里锅碗瓢盆、抽油烟机唱着交响曲,晨曦的风送来一阵诱人的香味,我纳闷的走到厨房:“妈,你病好了?”

  “嘿嘿,好的差不多了,你看看你念书,我连生病的权利都没有了。”

  生病的权利!那一瞬间,我感觉眼眶里有什么在流动,逃也似的来到卫生间,看着镜子里那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。

  我觉得很感动,但更多的是内疚。相对母亲,我有更高的学历,整日在学校里学的什么“法律面前人人平等”,什么“公正法治”,却让我至亲至爱的母亲失去了“生病的权利”。就在那一瞬,我虽然感动,虽然欣喜,但深深的自责和反思的阴霾环绕着我,久久不能散去。权利!权利!我的母亲竟把令人望而生怯的生病说成是一种权利,她照顾我是心甘情愿地失去了多少自由,多少休息,多少青春啊!

  “你在卫生间里要待多久呀?”母亲的教诲使我从沉思中拉了出来。太阳开始向人间施撒温暖的金粉般的光芒,清风从窗外的小缝中送来新鲜的空气,我享受着丰盛的早餐,开始一天的旅程。

  就是那一瞬间,那刚落的话音,让我顿悟,爱会让人心甘情愿的失去某些权利,比如我的母亲,和她口中“生病的权利”。

相关文章

触屏版 电脑版

© 范文先生网 fwsir.com 版权所有 QQ:97545-03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