导航

教育随笔温暖的冬至

2019-01-23

  【教育随笔】温暖的冬至

  原创: 于利利

  冬至作为中国二十四节气的一个重要节点,素有“冬至大如年”之说,也意味着进入“数九寒天”。但在南半球的千岛之国——印尼,我却感受到暖心的气息。

  今天是茉华三语学校的张艳云老师支教任期结束,从Surabaya回中国的日子,我作为她的老乡义不容辞地去Surabaya机场为她送行。张老师也回中国了,就意味着在茉华三语学校的假期,只有我一个中国老师留守在这儿。

  早上8点,与老张分别后,我在机场外面等待gocar,虽然以前在茉莉芬也叫过车,但身边有老李、老张帮忙与司机发信息、接电话,所以我的印尼语进步的一直不明显。现在她们都回到祖国的怀抱,不在我身边,而我又独自一人在泗水,看着司机发来的短信,一脸懵,借助翻译软件回复了几条信息。可司机还是打来了电话,于是连蒙带猜地把我想去的地方,以及我目前的坐标告诉司机,最后以“Tunggu sebentar”(等一下)结尾。因为司机说的其他内容,我实在是听不懂,只好在周围寻找年轻人帮忙,“Sorry,Can you help me answer the phone ?”“Yes,Tidak apa-apa. ”看了我的gocar订单,他和司机用印尼语交流着。

  当他开口用中文告诉我,司机还有两分钟就过来了,是一辆白色的车,车牌号是xxxx,我觉得很诧异,这一口流利的中文,看他的长相,有一点点华人的样子,这时坐在轮椅上的长辈告诉我,“我是华人,所以我的孩子也会一点点中文。”顿时,一股暖流涌入心头。我们用流利的中文在异乡街头交流着,我全然忘了要打车这件事儿。直到手中的电话再次响起,这时年轻人把我送到马路对面,目送我上车,并和司机交代着一些事情。

  坐在出租车上,mas(印尼对年轻小伙子的称呼)听说我是中国人,热情地说着“你好!”然后介绍着印尼东爪哇有名的景点,Malang(玛琅)、Yogyakarta(日惹)还有Bali(巴厘岛),当我说“Panas di indonesia”(印尼很热),他先问“…… di cina”听我没回答,估计我没听懂,又问我“What's the temperature in China?”“The temperature is zero now.”“Is it always zero?”“No,It's winter.”我们俩用着浓浓的.印尼味儿英语和中国味儿英语交流着。

  这时车里想起了印尼版翻唱的中文歌曲《神话》、《再说一次我爱你》、《童话》……小mas的贴心举动,温暖了我。

  再看着手机上茉莉芬的老师发来的冬至祝福的文字和图片,不同于我们那儿的饺子,这儿的冬至吃汤圆,我想那些从广州、福建、海南过来的华人,他们一直很用心把这个节气沿袭下来。为什么节日总能扯上吃?我想大概是因为,胃被照顾得妥帖,是获得幸福感最直接的方式吧!

  当知道我一个人坐火车回茉莉芬时,玲玲姐、惠清姐姐、圆芳老师、Yulius、Novi、军军都发来短信,陪我聊天,关心我,提醒我要注意的地方。火车上的工作人员,仔细地查看我的车票,热心引领着我帮忙找到座位,火车上的乘客也很友善的对我微笑。

  冬至,最长的夜,有最温暖的守护。

  于利利, 江苏省侨办外派华文教师,江苏省上冈高级中学语文教师。

【【教育随笔】温暖的冬至】相关文章:

1.教育随笔感言

2.教育随笔

3.小班教育随笔

4.大班教育随笔

5.小学教育随笔:持续教育

6.教育随笔:毕业信

7.教育教学随笔

8.小学教育随笔

范文先生网